你是我的掌纹

2013-10-5 22:08 发布者: Timiky 阅读:379


清明时节,雨又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,走在西湖岸,看绿柳成行,游人如梭,一片姹紫嫣红,我忽而有种恍如隔世之感。时光在不知不觉中带走了流年,一年的光影转瞬即逝,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,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面对此情此景,我想崔护过都城南庄时的感受也大抵如此了。
“钱塘自古繁华,烟柳画桥,风帘翠暮,参差十万人家。”这是柳永眼底的钱塘,浮华背后的辛酸和感触又有多少人能够体会呢?西湖水波依旧,游人不知疲倦的换了一拨又一拨,苏小小的芳冢依然独立桥头,游人们用相机不停地拍摄着,他们用笑脸和不同的姿态与这座陵寝合影,不知是慕其芳名,还是悼念之意。若小小有知,心内又是何种感受?
“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。”这种醉生梦死的烟柳之地,不禁让我发出“知予者何人”的慨叹。多是心境的缘由,所以才会牵扯出这样的感受。记得去年这样的时刻,站在断桥边,眺望浩渺的西湖水波,投币许愿的时刻,你的影像就这样萦绕在我的脑海。在感情的世界里,最受伤害的大都是那些投入较深的人,所以才会有痴男怨女的说法。每个人都曾有美好的感情向往,当心里完美的爱情被现实肢解得支离破碎后,内心便多了一层又一层的纠葛。
“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。”倚梅园静立,双手合十祈愿,白雪飘飘,红梅绽放,甄嬛还是那个天真无邪,纯澈动人的少女。而这些美好的愿景最终只能挣扎着幻灭,白发三千丈,缘愁似个长,不知明镜里,何处得秋霜。当霜雪染白了鬓角眉梢,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幻,醒来后,才明白镜花水月是何等的虚无。
去年的此时,我刚来杭州,西湖于我是非常新奇的,那个在脑海中向往了千百次的地方,那些纠缠了千年的故事传奇都纷至沓来。我步足于两岸,从白堤到苏堤,从断桥到长桥,每一刻的感受都急着与你分享。我给你讲我所看到的一切,你欢呼雀跃地听着,偶然在电话的一头呵呵的傻笑,听得入神,听得不知疲倦。
面对一池湖水,在岸边的大石上静坐,微风拂面夹带着阵阵水汽,我神思游离。我想我是个痴人,贾宝玉说,男人是泥做的,女人是水做的。所以,你不在的时候,我就对着这一湾湖水,想象着你的柔情。因而,我对西湖的热爱就更增了几分。我的山水情结由来已久,也许你还记得,我们的结识也是与水有缘的。从陋屋偏遭连夜雨开始,到曾经共游第一水乡,水见证了我们的一路成长。夜雨如注的时节,我们彻夜不眠的煲电话粥,秋高气爽的日子,我们踏浪而来,在小舟穿行的古镇中行走,这些记忆都刻进了我水的情结里。
爱情的真挚不是地老天荒,也不是海枯石烂,而是藏在于真实的生活中,平常的点点滴滴,平常的嬉笑怒骂。我说,我会算命,然后掰开你的手,装模作样的掐着手指,这是爱情线,这是事业线,这是生命线,娓娓道来地诉说,你看着我格格地笑。终于有一天,你识破了我的伎俩,于是乎,也学着我的样子,掰开我的手掌,说着类似的话语。你说,我的掌纹密集,是因为心思细腻,你说,如果有一天你不在我身边,那我手心的掌纹就是你。
这样,你就成了我的掌纹,你说,我可以带着你走向天涯海角,无论我在哪里,你就在我手心里,然后轻轻地哼唱: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,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,你还依然,把我当做手心里的宝。我笑了,学着广告的腔调:你是我的什么?我是你的优乐美。原来我是奶茶啊?这样我就可以把你捧在手心里了。你噗嗤一声,笑得喝了一半的茶水都喷了出来。
我的掌纹是你,从此我们密不可分。后来,你离开了,我们分隔两地,这样的记忆也就藏在了我的记忆深处,在每一个不经意的时刻都会毫无预兆地闯来,想你时你在天边,想你时你在眼前。
一年的时间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经历了人事变迁,看过了悲欢离合,终于体会了爱情的无奈。爱远了,情就淡了,我的掌纹更加紊乱。西湖于我而言,已经变成了一种情结,开心时去,不开心也会去,看着那一湖碧水,我的心就慢慢的澄静下来,思念也好,回忆也罢,有时孤芳自赏,有时顾影自怜。
谁是谁的谁的谁,谁为谁伤悲,谁是谁的谁的谁,谁为谁流泪?太子湾的郁金香怒放,白堤的樱花连成一片,白的,红的,粉的,相杂在一起煞是好看,苏堤上六座桥僵卧成亘古不变的姿态,背起一双双远道而来的脚,长桥弯弯曲曲的坐满了游客,对面的雷锋塔依然巍峨,南屏晚钟净慈寺,花港观鱼锦鲤游。
带着朋友从光华复旦的游船码头出发,渡波而行,登三潭印月,看西湖十八景的变迁,一路讲解我所知道的关于西湖各景点的典故由来。岛上绿树成荫,画栋雕梁,湖光山色,一碧万顷。说说笑笑,走走停停,谈过去,仿佛昨天我们还是那时意气风发的少年。毛主席手书的康联龙凤飞舞,让我不禁想到那一曲恰同学少年。
当“我心相印亭”的字样映入眼帘,不禁拿起相机拍下,无尽的惆怅也接踵而来,虽然一路说说笑笑,可我总还没有逃脱那份情感的牵缠。生活是一个圈,也是一个谜,《城门》里有这样的一句歌词:“一座城,温暖围困,细腻心思伤了人。”是啊,细腻心思伤了人,每次唱到这首歌曲都很有感触,甚至有种流泪的冲动,假如爱是能够穿越的门,不要多年以后一个人。多么让人心痛的一句话。我忍不住摊开攥紧的手掌,一瞬间觉得那些细密的掌纹都有了生命,纵横交错,似乎每一条都是你留给我的忆念。还记得拙政园的“与谁同乐轩”吗?兜兜转转的回廊深处,我们同坐轩内共合的照片依然存放在我的电脑中。你还是一脸静谧的笑,我还是一副坦然的样子,洋溢着满满的幸福。可如今,谁能与我心相印,抬头看天,我相信天空的蓝色一定是忧伤染上的色彩。
在平湖秋月旁的阁楼旁,曾经被算命的先生喊住,硬要给我算上一卦。盛情良久,却之不恭,谈到关于感情的事,查看我的掌纹,先生说,我命里与蛇相克,女友属蛇,需要男方多忍让,方能感情长久。其实,我是不大相信算命的,朋友说,算命的原理是依据周易八卦而来,而周易的博大精深却是有可信之处。我不知先生的周易如何,但掌纹出卖了我,就像你离开了我一样,先生的话,大都还是中肯的,也却是戳中了我内心柔软的部分。
掌纹,爱情线,有你留下的印记,时至今日,依然密不可分。在每一个转角,每一个瞬间,你都会毫无征兆的闯入我的视线,因为,你是我的掌纹。


关注公众号:Mcbang_com 了解更多精彩!

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
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
赞助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