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里,瓣瓣蔷薇花儿香

2013-10-5 22:08 发布者: Timiky 阅读:451


[梦]
夜来了,那么静,静的我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。有规例心的声音,我问自己:夜真的好美。突然,你来了,夜不再寂静,心,不再如水。
心湖被无心的风儿,掠过,微微扬起阵阵的涟漪,淡然的不是眸子,是驿动的心,感性的思绪。
是心里有个梦,才这样寻觅吗?还是有个梦压在心底,心才会执着?是一个设问句,自己问还要自己答。就像有些事情,自己明明知道答案,还会反复地追问。
转身,一个不小心,望到了那个青春。那个物质贫瘠,精神丰腴的昨天。写一些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去诠释的文字,寥寥数语成不了为赋新诗强说愁的钥匙,也就无法开启青涩的那道门。
青春的前面是天真可爱的童年,那是个无忧无虑的梦幻。妈妈说小时的我最厉害,为了一块糖,把三舅家的大表妹,脸都抓破。到现在,已经做了婆婆的大表妹见到我还会笑话我:嘴馋。我苦笑了。童年的梦啊,就是一块最喜爱的高粱软糖。放在嘴里,有些酸,有些甜,还软软的,但不粘牙,慢慢地嚼那个感觉很好。人就是这么怪,第一感觉永远忘不了,以至于到现在,每逢过年,我都还会买这种高粱糖,尽管吃不出童年的香甜,尽管儿子,女儿不屑一顾,我还是执拗地买回,一个人品尝回味,找寻童年从表妹口里抢下的那颗高粱糖的味道。
梦也在穿越,像现如今流行的时空电视剧一样。那年的四月,遇到了现在的爱人,他的成熟和稳重吸引不情愿迈出校门的我,初涉世事,也不谙世事。就如同刚出笼的鸟找不到了方向,最怕看到的是妈妈的愁眉苦脸,最怕听到爸爸被病痛折折磨的呻吟声。那一年杨树的葱绿燃遍了山岗和田间地头,我披上了红红的盖头,嫁给了他,梦就有了家的感觉,家里有责任,有奔波。还记得为了抓住大雨里那只找不到妈妈的刚出蛋壳半个月的小鸡,我淋得像落汤鸡,抱着可爱的小鸡,我还心疼的哭了。笑得爱人指着我说:傻样吧,一个小鸡仔,你至于吗?
至于,到现在,看到小鸡仔,我都会想到我怀里瑟瑟发抖的那只小鸡求助的眼神,在那一刻我应该就是她的救命稻草吧。
梦也在成长,日渐成熟的我,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梦。我喜欢梦的斑斓,梦的多彩,生活因为有梦变得丰富,为了梦,我也不怕艰辛地努力,梦,感谢你,给我希冀,给我动力。
[蔷薇花]
北方是没有蔷薇花的,有的也只是蔷薇科的月季,还有人叫她们刺玫,还要放开在每家每户的窗台上,温室里的花朵,也很鲜艳。红的像火,粉的如霞,还有金黄色的,如向日葵的金黄,还有淡紫的,这种有着浓郁的馨香,让人嗅一口,深入脾肺。不由得忆起那句话: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。
名字里有个“薇”,对蔷薇花也情有独钟吧,然而,我眼里最常见的还是家后面那条路两旁的丁香树。
怎么艰辛,紫丁香到了季节都会开放,抢个第一,在北方的墙角和沟壑里。因为她知道,比不了花园里的牡丹,更不像桃花杏花那样,能结出诱人的果子。只能给那个多情的才子佳人,敏感的舌尖,残留一点点苦涩。于是,丁香选择了北方寒冷的犄角旮旯,等待春风沐浴,春雨洗礼。还有呢?她的身边有忠诚的卫士,或者是她最温柔的情人——-每株丁香的旁边都会有一棵用来美化的垂柳或小叶杨。他们用高大的身躯,给娇小的丁香花遮了风挡了雨。
花有花的季节,每一种花开放的时间都不尽相同。如梅花,我是没见过梅花的,她喜欢在寒冬里开放,人们就吟诵她的一段香魂,还有凌寒独自开的品质。菊花呢?秋霜已过,凋谢了许多花儿的容颜,唯有菊花,扬起了笑脸,在秋风里摇曳万千秋韵。我是没见过桃花的,但是,友人告诉我:桃花开的最早,急着给春天来报晓。
百花园里百花艳,你爱牡丹,他爱君子兰,她爱玫瑰,各有所爱吧。我还是独爱属于自己的蔷薇花!
那年姐夫的单位改建,门前的一株刺玫被砍下了,姐姐知道我喜欢,给我分了几棵。宝贝似的拿回家,种在家里院子最明显的位置,为了每天都能够看到她,那个位置,我只需要站在屋子里的窗前,就能一睹她的芳容。我精心地侍弄,蔷薇花倒也真的不辜负我的意愿,长出了很多幼芽,那翠绿的幼芽破土而出,很是惹人疼爱。我告诉女儿:"妈妈们不在家时你一定不要忘了浇水"。一个月下来,蔷薇花竟然见了花蕾,初始只见一个二个,慢慢地渐渐多了起来。没想到移植到北方的蔷薇花,也有这么旺盛的生命力。
一个六月的雨夜,关门雨,一下下一宿,妈妈经常这么说,可也真的很对。开始时,还是淅沥沥的,蛮有情趣的,站在窗前,望着小雨,心里还有着些许诗境画意。滴答滴答,屋檐上的雨珠形成了水线,把水泥院子像从头到尾清洗了一遍。
突然,天公好像生气了,变了脸,大雨倾盆了。天和地都模糊了,看不到一点空隙,我担心起了院子里的那株蔷薇花,刚刚要开放的花蕾,还很脆弱,能经得起这场大雨的袭击吗?我要想办法,把她遮住。爱人说:有啥法,要不你就去打着伞,等雨停了你再回来吧?花痴一个。心微痛,像被刺扎了一下,他不懂我对于蔷薇花的怜爱。
一夜我都为那蔷薇花担心,觉都没睡好。辗转反侧,无法入梦。半夜时雨声渐小了,心才踏实些,有了些安慰。祈祷着,我最爱的蔷薇花安好!
一大早,急忙推开门跑出去,进了院子,也不顾还穿着拖鞋。天啊,我可爱的蔷薇花,竟然开了。一夜的大雨,没有阻挡住她对阳光的向往和对花期的渴望。初生的阳光本就耀眼,蔷薇花在第一缕阳光的垂青下,熠熠生辉。
盛开着的,红色的花瓣,细小鹅黄的花蕊,上面剔透晶莹的雨珠,心形的片片绿叶衬托着。还有待放的,咧着嘴,宛如矜持含蓄的少女,犹抱琵琶半遮面。骨朵呢,紧紧地包裹着身躯,不给,来往的蜂啊,蝶啊的丁点入口。我惊呆了,为蔷薇花的坚韧和执着。
那以后,我更加疼爱这蔷薇花,只可惜,后来家里的房子没人住,租了出去。我还反复交代那个女房客,一定要保护好我这棵蔷薇花。可还是没遂我的意愿,等我再去院子里看时,蔷薇花有几棵已经枯萎了,我一边心疼地把枯萎的剪掉,把还有绿意的枝桠精心地修剪了一阵子。浇了足够的水,千叮咛万嘱托对女房客:一定不要忘了给花浇水。看着她不屑一顾的眼神,我的心没了定数。
蔷薇花,不是骆驼,没有蓄水功能。而家里这面的土壤又是沙土性,连续半个月不下雨,不给蔷薇花浇水,再加上起了虫子,没有及时地处理。等到抽空再去看的时候,蔷薇花已经彻底的枯萎了,不,应该说是香消玉殒了。我不敢看她的样子,因为会很伤心,会心里很痛很痛。我记得那次还写下了几句小诗:
你来了
轻轻地
一株鹅黄带来了我的梦幻
我喜欢你的容颜
你怎么就走了呢
轻轻地
也带走了我那个雨夜情迷和意乱
再也看不到你
对我扬起张张笑脸
再也嗅不到你
比夜来香还浓郁的香甜
再也不能够
对你絮叨我的爱恋
我该去哪里把你祭奠
我最爱的蔷薇花
天堂里可有你的乐园?
如果有
也一定会有我这样的花痴
把你深深地呼唤
而今我还会记起你,我梦中的蔷薇花。那香,那模样,那精髓,刻进了骨子里,任凭流年走过,对你的爱依旧。
【瓣瓣香]
不惑之年,竟然重新捡拾起当年锈迹斑驳的笔,还很痴迷,每每敲打心爱的文字,那个感觉就是痛快惬意。
不求每一滴墨香能够有倾城的靓丽,只为,每滴墨香都能飘出心底的絮语。
爱写得淋漓尽致,写的凄美缠绵。北方人的豪放,还带一丝一毫南方小雨中的温婉幽怨。
恨,写的酣畅,不做作,不虚伪,年少的棱角没有被世俗磨圆,自嘲:江山难改,秉性难移。
情感粗如铁针,又细如发丝。亲情是骨肉,友情是神经是牵挂。不刻意的挽留,但也不轻易地放手,来的来,溜的溜。
愁,秋心为愁。年少时强说愁,不惑了呢?怕说愁,怕鱼儿爬上眼角不肯游走,怕岁月有痕,怕流年如水。于是心智成熟的我不再说抽刀断水水更流,借酒消愁愁更愁,人生苦短,哭也一天,笑也一天,何必呢?
蔷薇花已去,花魂还在,我的梦呓还在呢喃,就像堂前纷飞的紫燕,来来去去,不知疲倦。
眸子锁住丰盈的情感,而不是淡淡的哀怨。指尖敲打不是微凉的平仄,而是飞扬的激情。
不惑的年纪怎么敢说朝花夕拾呢?还是把每个季节的画面定格吧!美也好,丑也罢,只为曾经来过。希望这瓣瓣花香化作最心爱的文字,如蝶翩翩飞舞在文字的圣殿。
一瓣瓣,经年之后,凋谢的落红化作万千文字,或浓郁,或清淡,或热烈,或含蓄,穿成一串串风铃。
叮当做响的风铃,清脆如山间的溪流,流水上漂浮着我那瓣瓣蔷薇花儿的馨香……


关注公众号:Mcbang_com 了解更多精彩!

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
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
赞助链接